今天有朋友在网上转来一段视频,其内容是有三个人在暴打一个跪在地上道歉的学生,(据视频附带的文字说,这三人都是学生)尤其是其中一个穿白衣服的人,不但不停的在扇他的耳光子,还拼命地用脚踹他的脸,下手之狠实难想象是一个学生所为! 我的心在颤抖,我也将此视频发送到了我的朋友圈里,朋友圈里一片寂静,寂静的让我感到这不是鲜花怒放的初春,而是比刚刚过去的严冬还要寒冷……。 上个月,在朋友圈里最为热闹的讨论,就是为梁警官的案件感到不公而举行的全美大游行,我们最有吸引力的口号是:为华裔不再受到歧视、为了我们的儿女能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生存空间…。公平公正在我们的心中澎湃,我们不顾一切地走上了街头……。 也是在上个月,在加州发生的学生凌孽案有了最后的宣判,几个凌孽案的主角,都受到了重判,很多人对此也纷纷表达这是正义的宣判。可是,对于今天这个视频里所发生的被凌孽的事件,为什幺却有那幺多人保持沉默呢?难道他们的公平公正只能适合于美国吗?那个被凌孽的孩子虽然不是我们亲生的,可他也一定是我们当中之一的人的孩子,难道只有到了我们自己的孩子被凌孽我们才能发声吗? 我知道,对于今天视频里所反映的被凌孽的事件,即使是发生了更严重的类似事件,作为生活在美国的华人群体,也不可能回到国内,组织类似于声援梁彼得的大游行。但,对如此凌孽事件发出我们自己应有的正义之声也有那幺难吗? 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大部分都是美国中国两边跑,我们有亲人朋友或者是事业还在中国,怕受到连累而选择沉默,而并非是'正义感'真正的泯灭了。刘宇在<沉默不是金,而是社会的悲剧>这篇文章中写道:"人们习惯于用政治或社会的压制来为自己的沉默辩护,却往往忘记了正是自己的沉默来为这种压制添砖加瓦。" 在这里,我没有强迫谁也没有权利来强迫谁,一定要为什幺'正义'来发声的意思,更何况对于'正义'每个人可能也都有不同的解读;也理解人们所顾虑的现实状况,只是想强调提醒一下:人是堕淤习惯的动物。沉默的人多了,打破沉默的压力就越大;沉默久了,恐怕连发声的本能也都失掉了! 在沉默的人群中,有一些人选择沉默,其实是认识问题。他们总觉得我们是华人,只能对中国说好听的,任何对中国的质疑、批评,都是错误的,都是不爱国、不爱华人的表现。之所以这样,一是很多人过去在国内受到灌输性的蒙蔽教育,将人民国家和政党混为一谈。把本应是股东的人民和本应是董事会的政党视为一体;也把现实中作为老板的政党和作为雇员的人民视为一体。二是网上水军和御用专家学者,将不同的逻辑概念混淆在一起并加以颠倒黑白的渲染,蒙蔽了一些还没有很好分辨这些概念能力的人,使他们的认识产生了错觉。 现在,连中纪委网站上都刊文:千士之诺诺,不如一士之谔谔。正所谓'良言苦口利于行'。以现实的情景来看待这些对社会的批评者,他们往往遭到政府的打压,甚至判刑收监而无半点现实利益。有人说:他们是为了在社会上出名,我们姑且不谈一个人为出名是否好坏,仅从你自己的现实利益上着想,如果政府能够按照批评者指出的问题加以改正,是否对你及更多的像你一样的平头百姓的现实利益有所帮助,你便会看清孰是孰非了。 古人云:苦言药也,甘言疾也。对于社会深刻的批评者,往往也是伟大的爱国者! 保持沉默并不奇怪,因为,一个人要发出自己的正义之声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。但请不要嘲笑那些为了他人而发声的人!特别是要看清那些看似以明哲保身的说教,来批评那些对政府的一些政策提出质疑的人,其实质无非是想秀给当权者的一出忠君的奴才戏,只为在政府那里获取一杯他想要的羹——一杯参杂着主子脚后跟臭味的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