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主与主权兼谈六四

在本博的留言栏中,个别网友将民主与主权设为对立的矛盾,还有一位自称“奉天承运朴方大皇帝”的网民留下下面一段文字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7 条评论 发表在“跟网友谈民主与民族性”上
于11:48 下午
奉天承运朴方大皇帝 说:
六四血流成河
你他妈喊一人一票
当朕是傻子啊?
即刻酌俞大头派习影帝灭了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对于此类留言,本无须作答,但无妨作为一个“话题”。因为此类网民的心理状态,的确耐人寻味。

在西方文化中,巴比伦塔被理解为通天柱。上帝为阻止人类到达天界,将原来通用的人类语言分化成不能交流的状态,使建造巴比伦塔的工匠之间无法沟通,互斗起来。最终导致巴比伦塔坍塌。
在中国文化中,通天柱也称不周山。因共工怒触不周山,致天地绝通。毛泽东曾把红军割据的井冈山喻为不周山,把中国共产党喻为共工。在毛泽东看来,共工似乎是一位造反的英雄。不周山也许原名为周山或者就称通天柱,共工怒其不周而触之,并一触即塌,始称不周山。

以上传说,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解读历史的视角。随着西方机械文明的兴起,西方主导了世界近代史的演绎和发展。在中国晚清以来的二百年政治经济格局中,西方扮演了中国的上帝,而中国的皇权乃至其他专制政权,都在扮演中国人民的上帝。仅仅在毛泽东时期的中国共产党,扮演了有点悲剧色彩的共工。其后,又迅速回到了在西方主导下充当中国人上帝的角色。
马列主义是发祥于西方的政治思潮。有网友提示,共产国际源于从西方共济会分化出来的外围组织。共产党绝对正确,永远正确,天然地代表了中国人民的政治形象,已经远远超过了中国皇帝的权威。中国历史上的皇帝,多数是无奈的形象。常有发罪己昭的。

国家政治的演绎和发展,民主化是当代的潮流。在经济和人口具有规模的国家中,共产党专制政权,中国是一枝独秀。今后中国的政治体制,面对政治民主化的世界潮流,是中国人不得不考虑的现实问题。在中国是否选择民主政治的议论中,否定方常常以苏东事变和印度的民主制度作依据。
原苏联是一个加盟共和国的政治联盟,在联合国中拥有三个国家席位。在原苏联的版图,历史上也不曾形成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。导致苏联的解体的国内因素,与其说是政治民主化,不如说是未能适时实现民主化,政治专制长期疲劳的结果。
一般来说,历史上的印度,是作为一个地理概念出现的,没有一部完整统一的编年史,长期处于多国列国的状态。在西方开始在印度殖民的前期,由中亚入侵的外族,建立了莫卧儿帝国,后又被西方殖民地政府所取代。现在的印度国家,是在反抗殖民统治的斗争中建立起来的。民主,既是印度或得主权独立的斗争方式,也是保持印度这个多民族,多宗教国家统一的现实的政治体制。

作为共产党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,虽然是西方兴起的政治思想。但其本身无论从政治目的还是思维逻辑上,都不可能支持反民主的政治。东方国家的共产党政权往往具有专制的色彩,这一政治现象形成的原因,与其说来源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或所谓的中国特色,不如说是共产主义思想在由西向东的传播过程中,沾染的共产国际的组织色彩。其实质是出于西方在东方充当上帝的需要。
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中,毛泽东是少有的在思想上提倡民主,在行为上实践民主的共产党领袖。这既是毛泽东多次被组织排挤和边缘化的原因,也是在毛泽东领导下,共产党能够在中国革命中取得成功的原因。还是如今的共产党仍然不能丢弃毛泽东旗帜的原因。

多年来,在中国盛行的左右对立,精英民主和大众民主之争。和其他国家政治争论不同的特点是,左右的论客都在各说各话,对空骂战。从不坐下来一起讨论和交流,更不会涉足人民代表大会这个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。拨开烟雾显露的真相是,左右都不要民主,精英民主和大众民主都反对一人一票具体的民主。究其根源,不难了解到,其幕后运营商来自相同的政治势力。左右也好,精英民主和大众民主也罢,原本是一奶同胞,同心共体。仍然是维持“西方上帝”政治地位的需要。

将民主和主权独立对立起来,和维护国家完整统一对立起来,和上述左右对立一样,反映了这类对立的设计者维护“西方上帝”的深层心理状态。